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隨想129

.昨晚跟老婆兒子去吃小火鍋,到的時間比較早一點,所以就算是冬季應該很熱鬧的火鍋店也只有兩三桌客人而已。坐定後,點好了餐,就忙著調醬料、打蛋,等著火鍋噗噗噗地冒白煙。接近六點,客人就突然多起來了,總家店好像突然間醒過來一樣。我總說像桃園這種地方,是一個「家庭型」的地方城市,果不其然,來客中不帶小孩的幾乎都是少數,這跟過去我住在台北的經驗很不同。台北有許多「單身」客,不是指一個人去餐廳,而是以「個人」身分出現的客人。可能也都有家庭,但並不是跟家族一起行動,可能是跟伴侶、戀人,也可能是跟朋友或同學一起吃飯。總之,在台北,尤其是都會區裡頭,幾乎都是單身客的天下,所以帶小孩的家庭型客人很容易遭白眼的。最主要原因,當然就是孩子比較吵。不吵的孩子很少,事實上太安靜的小孩,我也覺得有點不太正常。尤其是出門在外,小孩很容易被周遭太多的變化和流動所刺激。所以別懷疑怎麼有些家長控制不了孩子,你在家裡也許有八、九成的控制力,到外頭那種陌生環境裡頭,大概都連一半都不到。要是在家就只有不到一半的控制,在外變成無政府狀態就很正常啦。就這一點來看,我想就算是不養孩子而是養貓、狗寵物的人,應該都很容易發現在家和在外時,寵物情緒反應的差異吧。扯遠了。
總之,就是店裡人多起來了,很多組客人帶著小朋友。有一個躺在嬰兒車裡頭,連爬出來的跡象都沒有,應該是在六個月以下吧,挺安靜的。有四個大概是兩歲到四歲之間,三個女的,一個男的。我那桌的旁邊是一對年輕夫婦,帶著一男一女,男孩比較小,兩歲多吧,有點愛惹麻煩,椅子坐不太住,媽媽比較辛苦,爸爸一直在滑手機。比較大的女孩則是非常呱噪。不過我對這種孩子的吵雜聲,拜兒子所賜,其實也慢慢習慣了。當然,在他小時候,我也很不習慣,太太對我老是在吃飯時間發脾氣總是覺得很奇怪。抱歉啦!兩位,我以前真的很不耐吵,一被吵火就上來了。就這麼想著、想著,突然就想到,家裡會再有這種吵鬧聲音,恐怕要等兒子的小孩吧。那要多久?二十年嗎?二十年後我都七十了。
「ㄟ,你以後有小孩,我可能都七十歲了。小孩都抱不動啦!」我對兒子說。
「所以呢?」他對這話題似乎沒什麼興趣地隨口敷衍。
「所以你要早一點生小孩啊!」我是這麼想著,不過沒開口。
我自己就晚婚,沒什麼立場叫我兒子要早點結婚、生小孩吧。不過就我自己的經驗,太晚當爹娘,體力上的確很吃虧。這種事嘛,當然是可以當做經驗譚講出來,不過被接受的機會也不高啦,頂多就是兒子有了親身體驗後才會想到老爸的說法是對的,但到了那個時候又是悔之晚矣。所以就算了吧。
不過我自己還是一頭熱地繼續做著爺爺夢。「到時候你才六十三歲」我對太太說。
「我都還沒退休呢。」太太回答。
「退休?」我想到那個快要倒閉的勞退基金:「還退休咧,要是勞退基金……。」
她說起勞保的退休規定,幾年後如何如何……我打斷說:「那是勞保基金還在,要是倒了,就什麼都不必談啦。」
「所以呢?要選擇一次領嗎?」她說。
「那是說沒倒的話,你還能選擇一次領或按月領。要是倒了,就都沒得領啦。」唉,人口紅利的話題啊。以後小孩夫婦倆怎麼可能養四個丫公丫嬤還有自己的下一代?這筆帳怎麼算也不成啊。
「不過以後你只會抱女孩吧?男孩你是不會抱的。」太太跟我說。
「不一定啦,誰知道那時候……但女孩不但會抱,我還會天天寫俳句呢!跟小丸子的爺爺一樣」我順著她的話說。
所以今晚先來一句:一陣冬雨後,冷鋒像金兵南下,汴涼皮皮挫。

2013年11月6日 星期三

隨想128

.最近又在什麼「水逆」,水星退行(好像吧,說錯不管)。然後就聽到很多人哀嘆「犯小人」,大概都是一些倒楣事,跟人、跟事或跟物有關。我自己倒是還好,就是工作動力流失了不少,幾個句子湊了老半天,完成不了,心焦心急也沒辦法。腦子裡那些線路好像卡住了似的。不過這不是重點,我想說的是犯小人。從大家公布的動態來看,有人犯了嚴重小人,有的只是像塊蛋糕而已。不都是犯小人嗎?小人也是分等級的,有恐怖魔王級,也有吉娃娃,只會吠兩聲而已。為什麼有如此差別?最普遍的理由是「運氣」,很倒楣的碰上大麻煩,還算好的遇上芝麻小事。不過我在想,這說不定是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關係。要是你使盡全力地擊打這個世界,想必在某些時候那個反作用力就很大,也就是說那個小人到來時,你會很麻煩。所以想一想,我沒犯到什麼魔王級的小人,想必也是因為出拳無力的關係。雖說牡羊座一向很沖,不過就「對抗」和「適應」的兩極光譜來看,我是以為自己比較靠近「適應」那一端的。不知道這是天性或者後天培養使然。

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隨想127

「But that the part of it I always liked. He adjusted himself to beams falling, and then no more of them fell, and he adjusted himself to them not falling.」--Dashiell Hammett, The Maltese Falcon.
《馬爾他之鷹》(臉譜):「但我向來喜歡的也就是這一部分。他為了墜落的柱子調整自己,從此再也沒有墜落的柱子,他調整自己好讓他們不再落下來。」(第七章第87頁)
《神諭之夜》(時報):「但這正是我覺得最有趣的一點,橫樑差點打到他,他想想也就習慣了;橫樑沒再掉下來,他想想也就好了;橫樑沒打中他,他想想也就算了。」(書中引述《馬》書。第88頁)

這兩個翻譯都是錯的。這一段出自《馬》書中偵探史貝德講的一個小故事,說有個Flitcraft的傢伙人間蒸發。他因為一樁差點發生的意外事故而逃離原來的生活,但之後又發現他其實還是過著跟過去差不多相同的生活,並沒多大改變。所以史貝德的意思是說:他是因為鋼樑掉下來才改變,但又因為鋼樑不再掉下來而不改變(或說又變回跟原來一樣)。這裡都沒有前述兩段譯文中的「主動」或「有意識地採取作為」含義(「他調整自己好讓他們....」、「他想想也就....」),唯有的只是被動,大環境之下的隨波逐流。當然,意思是這樣,但要把它修到符合原文的表述方式,可就費勁囉。(但這一段可以得到多少報酬呢?少則不及25元,多則60元。所以我想想也也就算了....。)

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隨想126

.小時候覺得新聞記者很威風,尤其是電視台的主播,看來就是很「專業」。但那時年紀小,其實也不懂得什麼叫「專業」。小時候看老師也很偉大,既有知識又有權威,連爸媽見了都要哈腰鞠躬,三節還送禮。不過現在呢?彷彿都掉漆了。對於師資和新聞從業人員的專業水準,近來一直是批評不斷,我也不必在此重覆。不過這讓我懷疑,到底是老師和新聞記者的水準真的比以前差呢,或者這其實是一種「認知」差異。這是兩個不同情況,比方說,我說某家店的菜變鹹了,可能是鹽巴、醬油真的放得比以前多,也說不定只是我自己口味變淡。就說老師和新聞記者的程度,萬事萬物都在進步,唯有老師和新聞記者在退步,你不會覺得很奇怪嗎?我覺得問題說不定不在那裡,搞不好根本不是個問題,這只是反映出整個社會的知識和資訊水準提高了。過去當老師多好,面對的是一群不識字或國小沒畢業的家長,很多連狗乙都講不輪轉,見師矮三級,想去學校吵架、抗議也沒門啊。而在資訊封閉時代中的新聞記者,掌握或接近訊息來源,跟整個閉塞的閱聽大眾相比,當然是既靈通又有權威,就像是原始部落的巫師嘛。

2013年5月12日 星期日

隨想125

.對於現在政局吹鬍子瞪眼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尤其是最近又到了報稅月,想到自己白花花的銀子送出去任人糟蹋,心情肯定更不爽吧。很多人一定都不想繳稅。但能抗稅嗎?一般人大概也不敢,上班族更是一分一毫都逃不掉。不過還是有辦法的。其實很簡單,就是:不、要、索、取、統、一、發、票!夠簡單了吧。統一發票就是政府徵稅,而且還要大家幫忙搜刮來讓牠浪費糟蹋,為了鼓勵我們幫牠榨取民脂民膏,祭出抽獎、檢舉獎金(胡蘿蔔)和處罰(棍子);精神上呢,再嚷著「有所得就要課稅,這才公平」(你自個不是要繳稅嗎?所以逃稅的人加倍可惡吧)。不過這一塊錢呢,不是被政府收走,就是留在民間。我們可以用腳膝蓋想一想,這一塊錢是擺在政府那裡的效用大呢,還是擺在民間效用大。換句話說,就是比比看,是那個游泳池蓋好敲掉再蓋好再敲掉最近又說要再蓋一次的政府用錢有效率呢,還是像你這種因為便宜五塊錢就不惜換一攤的人有效率。結果如何,就不必我再嘮叨了吧。知道方法了嗎?努力抗稅去唄!

2013年5月2日 星期四

隨想124

.遊樂園裡頭有碰碰車,小朋友都很愛玩,圍欄外總是有一群大人和小孩在觀看,門口也總有一群小朋友在排隊,想趕快進去享受那種追逐和對撞的樂趣。不過有個胖小子很討厭,他進去之後霸佔了一輛車子,就再也不肯下來,儘管旁人怒目相視,他照樣我行我素,只沈迷在自己的玩樂中。
.小小的餐館,生意雖然不錯,但老闆今晚有點愁眉苦臉。有限的餐桌,每晚總是滿座,不過光是滿座也無法負擔昂貴的店租啊,所以得靠客人多多包涵,吃完後讓給下一批客人。不過今晚不太好,有兩、三桌客人吃完後就坐著聊起天來了,一聊還兩個半小時,儘管服務生早就去清過桌面,也三番兩次去倒了水給個暗示,但他們就是不懂。
.以上是我對養生長壽的看法。

2013年4月14日 星期日

隨想123

.最近從後台發現來自雅虎公司的點擊率大增,有時一天高達數百次,這對小店而言,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想來是派機器人前來摸底,但小店開了三數年也不過就那麼百來或二百來頁,一個月來摸上千次是要幹嘛?每頁多摸兩次是會摸出啥玩意來哩?小的暗生奇想,莫非雅虎董事會覺定重資收購小店?那麼俺這回也不跟你拐彎抹角,一口價:六億、歐元。好了吧?各位回去琢磨琢磨,覺得划算再來談。(舉茶碗)送客!